您现在的位置:新闻首页>爱情文章

王新建的年

2018-07-01 14:16编辑:admin人气:


王新建的年
>

王新建不是人名是村庄。小村两三条街道,百把十户人家,房屋团团簇簇,炊烟徐徐袅袅。

王新建是爱人的老家,我在这里过了许多个春节,王新建的过年风俗让我觉得新鲜而稀奇。

首先是吃饭。

年三十儿中午,村里各家各户吃打卤面。卤要做好几种,有猪肉豆嘴儿、猪肉白菜、西红柿鸡蛋、韭菜鸡蛋等等,还有砸蒜泥、芝麻酱、花椒油等辅料。当棉花秸在灶堂里一阵噼啪做响之后,锅台四周烟雾弥漫,面条煮熟过水,被盛在瓷花大碗里。每人端起一碗,浇拌好各种卤和辅料,便或坐或站,津津有味地吃起来。呼噜呼噜呼噜噜,吃面的声音透着粗狂和酣畅。

王新建的年夜饭更特殊,火烧——就是大个儿馅饼。三十儿下午,人们早早动起手来烙火烧:和面、调馅儿,把醒好的面分成若干个剂,擀成与烙饼一样大小薄厚的片,用两个片包一层馅儿,贴在大铁锅上烙,直到面色金黄,香味扑鼻。火烧烙好后,家人各自手捧一个,吃得香甜陶醉,不需推杯换盏、客套谦让,氛围很亲和,很自然。

第一次在王新建吃年夜饭,当学着家人的样子捧起火烧时,我以为这只是一次加餐。然而等到天黑,锅灶前不见有人烧火做饭,等到春晚开始,锅灶前还不见有人烧火做饭。后来得知,那大馅饼就是年夜饭,再想吃饭,得等下一年啦!

年夜饭是每个家庭一年之中最重要的一顿饭,不仅要品质,还得讲究气氛。不说山珍海味,至少应有凉菜、炒菜、炖菜,有肉,有酒,有香喷喷的大米饭和点着红点的白馒头;家人要围坐一处,高高兴兴,热热闹闹,吃着热气腾腾的饭菜,说些温暖喜庆的话语,喝点醇厚绵香的好酒,这才是过年的样子。

在王新建,年夜饭就是一个馅饼,真是太简单朴素了。年夜饭因此少了隆重感和仪式感,年就不像年不是年了。王新建的人们对年太寡淡了!

然而,我错了。

大年初一早晨4点左右,王新建已是灯火闪烁。人们起床,把头天晚上包好的饺子煮好捞出,装进盘碗,先摆一碗在一张小桌上,在一旁念念有词点燃烧纸,这是请过世的祖宗回家过年。再请老人端坐堂屋正位,晚辈跪拜施礼,同时恭敬地说:爸爸(爷爷),过年好,俺给你拜年了;娘(奶奶),过年好,俺给你拜年了。这些事情一丝不苟地进行完毕,大家才开始吃新年的第一顿饭,那饺子真香!

刚放下饭碗,就有近门儿兄弟妯娌前来集结。于是男女分别结伴,花花绿绿,喜气洋洋,从关系最近的长辈起,开始全村大拜年。每进一家院门,前边几位大嫂高声叫着爷爷奶奶或叔叔婶子大爷大娘,俺们拜年来啦。等候在家的长辈急急忙忙走出屋,拦起要下跪的人们,大声说:谢谢喽,俺可舍不得你们磕头!拜年的人们顺势站起身,宾主又说又笑,相互问候、祝福。拜年的队伍不断汇合壮大,到天放亮时,已成一条长长的浪花喧闹的河流。待太阳爬上树梢,人们拜完年回家,街头才安静下来。

女人们拜年时还有一项紧要任务,要把头年过门的新媳妇儿围在中间保护起来,以防男女两支队伍相遇时,那些促狭的男人没深没浅地开玩笑。曾有一个毛头小伙,远远看见拜年的女人们迤逦走来,先踮起脚尖张望,又吹几声口哨:哪儿来个穿红袄的?咋不认识哩?你累不累啊?俺背着你走啊?男队一阵沸腾,口哨声四起。受到鼓舞的小伙子,冲到那新媳妇儿面前竟要动手动脚。几位大嫂使个眼色,立马把小伙儿围住:嘎咕小子,不认识小嫂子,认识老嫂子们不?老嫂子们又累又冷,你小子背着,把皮扒下来给俺们穿上!边说边笑边挠,有摁住小伙子往背上爬的,有手脚麻利解他棉服扣子的,片刻工夫,小伙子已头发蓬乱,衣衫不整,急忙告饶。人们笑得前仰后合,有的还捂着肚子,擦着眼泪,笑声惊起了一树鸟雀。

王新建过年,拜年最重要,也最热闹。

我曾经很抵触这乱哄哄的拜年仪式。为了拜年,哪怕天气再冷,睡得正香,我必须从暖暖的被窝里爬起;必须黑咕隆咚,跟头咕噜,走在并不熟悉的村街窄巷;必须与一群陌生的女人同去拜见陌生的长辈。我甚至想办法找借口,逃避加入拜年的娘子军。

时过多年,婆婆公公相继离世,我不需再回王新建过年,许多事情得以省略,初一更不必半夜三更起床,无可奈何游走在街上。寒假之后,我一身轻松,准备迎接年的到来。

然而,年越近,我内心越寂寥失落。收看新闻联播时,竟十分羡慕那些肩扛手拎大包小包挤在回乡路上的人。年是团圆,是祝福,是期盼,是牵挂!我作为其中曾经的一员,如今却无需再把脚步迈向那个小小的村庄。

王新建,离我远了吗?王新建的年,离我也远了吗?

却有许多人、许多事,尤其拜年时那几位大嫂的方言土语,高声大嗓,泼辣麻利,在我脑海里一遍遍回放,成了感情浓烈的诗,成了曲调优美的歌,成了色彩明艳的画!

年如期而至。三十儿中午,爱人问我吃什么,我脱口而出:打卤面,卤要猪肉豆嘴儿、猪肉白菜、西红柿鸡蛋、韭菜鸡蛋,还要砸蒜泥、芝麻酱、花椒油……

爱人满脸灿烂:那咱下午烙火烧?

我肯定地回答:对,烙火烧!火烧,要跟王新建的一模一样!

初一,电话给亲朋拜年时,五叔沙哑的嗓音从王新建传来:侄媳妇儿,过年好啊!

霎那间,我热泪盈眶!

王新建的年,既沉甸甸留在记忆里,又活生生呈现在我的眼前。

(来源:http://msdac.com)

  • 凡本网注明"来源:的所有作品,版权均属于中,转载请必须注明中,http://msdac.com。违反者本网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。
  • 本网转载并注明自其它来源的作品,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,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。其他媒体、网站或个人从本网转载时,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作品来源,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。
  • 如涉及作品内容、版权等问题,请在作品发表之日起一周内与本网联系,否则视为放弃相关权利。






图说新闻

更多>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