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新闻首页>情感文章

普罗旺斯要等待多少年

2018-07-04 09:15编辑:admin人气:


普罗旺斯要等待多少年

   关于普罗旺斯的梦 我做了太久

   “知道吗?夏季时,普罗旺斯整个地区都是紫色的。”我把整张脸都藏在竖起的历史书下,以此作为掩护,悄悄地对同桌小木说。

   “哼哼。”小木用手捂住嘴巴,嘴里不易察觉地嚼着泡泡糖,他闷闷地打击我,“你有钱坐飞机去欧洲吗?”

   “我正在存钱。”

   “好吧,就算有钱。”他想了想,又说,“那你有时间吗?”

   我瞪他一眼。这个动作似乎太过明显,讲台上嗖地飞来一截粉笔头,准确无误地弹到我的脑门上。历史老师总算暂停住他那讲了半学期的人类解放史,皱起眉头看着我,“丁小蓝同学。”他问,“请问你在干什么?”

   “她在做梦!”小木想也不想就替我作答。起哄是他一贯的本事。

   全班一起大笑,小木同学笑得最为嚣张,嘴巴张大半天合不上。历史老师把目光转到了他的脸上,眉头皱得更深,“小木同学,你在吃什么?”

   小木大骇,恶作剧的后果是终于得到报应。下课后,我们俩被一左一右地拽到办公室,办公室里光线昏暗,空气里混合着粉笔和墨水压抑的味道。我和小木被勒令站在角落,忧心忡忡地看着老师说教的嘴巴在面前一张一合。

   他在说什么?我一点也没听进去。我悄悄地把目光转向了窗外,虽然窗口小得可怜,但却挡不住太阳光芒四射的热情。天空似乎被那些光芒撑得很大很大,看久了就有想飞的欲望。

   我喜欢极了。

   这让我想到了普罗旺斯那片广阔的土地,空气清净透彻,阳光充裕,永远没有格子窗的阻拦,它铺天盖地地洒在薰衣草田上,于是整片田地都泛着一种奇异的,镶着金边的紫色光彩。

   梦境是被扔到面前的一沓试卷打断的。

   我和小木每人一沓,作为上课捣乱的惩罚,我们必须被关在办公室做完它们。填完枯燥的一页关于法国大革命的论述,我甩了甩酸痛的胳膊,转过头问小木,“你觉不觉得很闷?”

   小木抬头看看窗外,似乎也被广袤的天空打动了,嘴里不清不楚地嘟囔了一句什么,听起来很像“普罗旺斯”四个字。

   “可能一辈子都去不了,”我晃晃脑袋,“因为做不完卷子。”

   小木没说话,咬着笔头沉默了很久,突然盯住了我的眼睛,“你去了普罗旺斯要干什么?”他解嘲地笑笑,“去不了,畅想一下也是好的。”

   你去了普罗旺斯要干什么

   我坦然承认自己骨子里存在着一种固执的小资情调。

   当我一本正经地告诉小木,去普罗旺斯是想看看那里著名的薰衣草,小木笑得很夸张,在他的价值观里,花上许多许多钱只为看一眼破花破草,实在是很荒谬的一件事。

   “而且,”笑过之后,他同样一本正经地告诉我,“你没钱也没时间去,对吧?总之那还是很遥远的一件事。”

   是很遥远呢。说这些的时候,我们正一起走在回家的路上,街上行人熙熙攘攘,不时还有汽车按着喇叭在身后催促。这个喧闹的城市,离一个叫普罗旺斯的仙境太远太远。

   “你又发呆!”在一阵响亮的刹车声之后,小木使劲拉了我一把,“来来,你走右边,我走左边。”

   说着,他蹦蹦跳跳地跟我换了个位置,站到了人行道的外侧。我从胡思乱想中回过神来,脸庞没来由地红了一片。

   书上说,倘若一个男生真的关心一个女生,走路时,他会坚持走在她的左边,这样无论是顺行逆行,任何车辆都伤害不到走在右边的人。可是小木似乎并没意识到这些,也许他只是随意地做了件好事,而后又低下头踢着零碎的石子玩。

   “喂,小木!”我努力用淡淡的语气问他,“将来我存够钱,请你一起去普罗旺斯吧?”

   “你吃零食那么厉害,我不相信你能存到钱。”

   “这个不用你管。”我很倔强地说,“就说去不去吧?”

   “没时间呀!”他故作忧虑地摊摊手,“喏,高考……”

   “高考以后!”我气急败坏地打断他,“你到底要不要去?”

   这个大牌还是沉吟不定,不知不觉就走到我家门口,他终于松了口气,迫不及待地跟我挥手作别:“这个问题,我们下次再说吧,啊?你也别天天做梦了。”

   “你到底要不要去?”我跺跺脚,扯住他的衣袖,“快说!”

   小木讷讷的,憋了半天才决定说真话,“其实……”他小心翼翼地不敢看我,“我对那些花花草草啊,没兴趣。真的。”

   我不自觉地松了手。

   他生怕我生气地补充一句:“你自己去也挺好的啊。省下我的机票钱还能多买点零食,对吧?”

   “是啊。”我生硬地扯动嘴角。

   他是怎么走掉的,我不知道。我只记得那天自己在门口立了很久,脑袋里乱七八糟想了许多事,大多与那个叫小木的男生有关。我想起开学的第一天,他斜靠在走廊的栏杆上,衬衣扣子开了几颗,露出里面清瘦的锁骨,一张脸上是懒洋洋的笑容。那样的笑容,奇迹般地唤醒我心中沉睡许久的梦。

   普罗旺斯,普罗旺斯铺天盖地的阳光,普罗旺斯海洋般繁盛的薰衣草田。

   我想和你一起去那里,你是第一个让我想跟着一起旅行的人。

   如果没有你,普罗旺斯还有什么意义?

   普罗旺斯是个借口

   小木生日那天,我到校门口的小店给他挑了件特别的礼物。

   “喏,你要好好照顾它哦。”

   把那个小小的花盆递到他手上时,小木看上去都要崩溃了,他目瞪口呆地打量光秃秃的泥土,不敢相信地问:“这是什么?”

   “薰衣草!”

   “在哪呢?我只看到一盆泥巴。”

   “当然还没长出来。”我很耐心地解释,“我把种子埋进去了,要靠你自己种出来。”

   “丁小蓝。”他阴郁地看着我,“这恐怕是我今年收到的——最差劲的礼物。”

   我不在意,笑嘻嘻地拍他肩膀说了一大堆话。譬如我想让你锻炼一下园艺水平好陶冶一下你不上台面的情操啊,譬如我想让你做题目时呼吸到薰衣草的芳香好提高一点正确率啊,譬如……很多很多,然而我知道,这些统统是借口。

   甚至连普罗旺斯都是个借口。

   小木好不容易才打断了我滔滔不绝的演说,举手投降,“好了好了,我照顾它,希望能种出一个女朋友来。”

   小木说得很心不在焉,我怀疑他一转身就忘了。因为那天他收到了许多许多礼物,人缘好得让我羡慕。自习课上我们俩偷偷在座位底下清算礼物,一件件看过去,小木都要针对性地加一句,“比你送的好。”

   我笑眯眯地不反驳。

   等拆到倒数第三件,蓝色的EMS信封里猝不及防跳出一枝玫瑰花,小木一时间就愣在那里。“谁送的?”我紧张地去翻看信封背面,这一翻不要紧,信封像机器猫神奇的口袋,再次吐出一块巧克力。

   我们俩都不说话了。

   寓意十分明显,看多了少女漫画,谁都知道这种最拙劣的表白手段。我从鼻子里很不屑地哼了一声,“真俗烂。”

   小木还是不说话。故作镇定地把大堆东西胡乱塞进抽屉。

   可是接下来的时间小木都显得十分精神涣散。皱着眉头翻了几页书,然后偏过头来问我:“丁小蓝,你说我帅吗?”

   “你帅个鬼!”

   “哈,你是嫉妒。”他得意洋洋地说,“想不到也有人喜欢我啊。”

   “你知道人家喜欢你?”我没好气地翻白眼,那副样子肯定显得很没教养。

   不过,正在兴头上的小木是压根没注意到我过激的反应,他显得很白痴的样子,一会喃喃自语,一会又神经质地嘿嘿乐。

   我气呼呼地瞪着他。

   好一会,他才重新把目光放在我脸上,竖起指头郑重其事,“丁小蓝啊,玫瑰的花语是‘我爱你’吧?”

   我怔了一下。好半天才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:“真俗烂。”

   我不喜欢这么直接热烈的表白方式,我坚持用我最委婉的方式喜欢一个人,譬如那个飘渺若梦的普罗旺斯。其实,去不去普罗旺斯都没太大关系,我只是想让他明白,那里最著名的景色是薰衣草,以及薰衣草美好的花语。

   薰衣草的花语是等你说爱我

   信封主人出现的那天,我正忙着逼问小木那些薰衣草的成长状况,他潦草而茫然的样子让我很不爽,我甚至怀疑那个花盆是不是还没到家就被某人扔进了垃圾筒。

   结果,就在我两手叉腰气势汹汹的时候,一个与我成强烈反比的温柔身影就出现在教室门口了,她生动地微笑着说:“我找小木。”

   小木看看我,再看看她,后来还是顺从地出去了。

   两人在门口一阵窃窃私语,也不知道谈了些什么,进来后,小木发了一会呆,然后很害羞地对我说:“她邀我一起去看电影。”

   “哦。”我惋惜地摇摇头,“她的每个创意都很俗烂。”

   “你能不能说点别的?”小木皱起眉头。

   “怎么啦?”我火大地提高声音,“去吧!去看电影吧!”

   他愣了一会,“你真没别的说了?”

   “没了没了!”我不耐烦地偏过头,装作对窗外的太阳产生了很大兴趣。我能感觉到小木在我身后继续发呆,继续犹豫,继续——不说话。

   那天放学后,小木真的跟玫瑰花看电影去了。我一个人郁郁地回家,把书包甩在床上,然后捧起窗台上的小花盆掉眼泪。我想小木是永远不会明白的,在他身后,一直站着株倔强又柔弱的小薰衣草,苦苦等待那么久,等他说爱她。

   第二天,我通红着眼睛去学校,一路想着该如何去面对恋爱中的小木,可是,这些忧虑完全是多余的,当跨进教室的第一步,迎接我的并不是小木幸福得发晕的一张脸,而是同学们铺天盖地的议论。

   A说,小木早恋被老师抓住了哦。

   B补充,就在校门口抓住的,真没劲。

   所有的事情仿佛都是在一夜之间发生的。在我们这所重点中学里,早恋还是个很了不起的罪名。想想,就连上课犯规都要被拖去写大沓卷子,我怀疑早恋的小木需要面对的极可能是一大集装箱的卷子。

   结果,我跑遍了整个学校,终于在教学楼的天台上找到沮丧的小木,180公分高的大男生蹲在那里的确显得很可怜,我想好了上百套言辞如何去安慰他,可小木却抢先在我之前开了口。

   他淡淡地说:“丁小蓝,我答应老爹出国念书了,这里,太闷了。”

   这个噩耗来得太快,我有点喘不过气的感觉,一时间觉得自己原先准备好的那些安慰都很傻冒,好一会儿,我咧嘴笑了,说:“那好啊。”

   回应也许太过简单,小木转过头来看我。宝石蓝的天空下,我忽然想起从前的那些日子,我们在课堂上吵闹,笑到肠胃都绞成一团;我们一起攒钱去买昂贵的原版漫画,为此足足饿了半个月肚子;我们一起被罚写试卷,在办公室沉闷的格子窗后仰望天空,幻想自己正站在普罗旺斯广阔的自由土地上。

   这些,都要结束了吗?肠胃真的疼痛起来,我咬紧嘴唇不发一言。小木站起身,眯起眼睛拖长声音问:“你真没别的要说了?”

   “没有。”

   “真的吗?”

   “借你的钱都还了,我们合买的那部《七龙珠》你好像还少我一本。”我装作很认真地想了想,“什么时候拿给我呢?”

   “去死吧,丁小蓝!”他没来由地愤怒起来,一把拉开天台的门,转瞬消失在黑洞洞的楼道里,脚步声由近及远,由远至再听不见。

   普罗旺斯需要等待多少年

   狠心的小木真的说走就走了,可丁小蓝不会因为这样的打击而跌倒。教室里那张空课桌很快被搬走,失去同盟军的丁小蓝一切如常,平静得好像什么也没发生过。

   我继续在这里成长,气氛虽然压抑,但幸好我也渐渐学会循规蹈矩。高中三年很快过去,我像大多数正常的孩子一样高考,考上一所普通的大学,上了大学之后继续学习……在这个过程里所有的梦想都趋于平庸。

   即使我现在有足够的钱,有足够的时间,然而我再也没有锐利的边角去完成关于普罗旺斯的梦想。我把大把的时间都花在电脑前,在偶像剧里看欧洲的绮丽,至于钱,我宁愿买上许多零食供自己消遣。

   小木说的对,普罗旺斯是个梦想,也就只是在梦里想想。小木小木,他说的每一句话我都记得,可说话的人,他又在哪里呢?

   六月的一天,我正拎着大包小包的零食走进学校,一路嘟囔着自己又胖了多少斤。生活委员塞给我一张皱巴巴的明信片,明信片正面开满了铺天盖地的薰衣草,浓郁的紫色仿佛要滴出纸张。翻到明信片背面,熟悉的,喜欢挤成一团的小字惊得我差点跳起来。

  亲爱的丁小蓝:

   “我在周末时乘火车到了你的梦境,排了N长的队才买到这张明信片。热心的老人告诉我许多东西,比如关于这些薰衣草的意义。

   现在我也有些事情要告诉你。首先你要知道的是,如果一个男生不喜欢一个女生,他是不会让她一直走在自己右边的;其次,那年我早恋之所以会被抓住,是因为刚走到校门口我就给了她一巴掌,那时她说你是个没教养的女孩。

   最后,普罗旺斯有话要问你,你究竟还打算让他等上多少年? ”

   天气很晴,空气里仿佛漂浮着一股奇异的芳香。我仰起头,尽量不让自己流泪的样子太过明显。亲爱的小木,我能想象你站在我的梦想之地,紫色的花海中,懒洋洋的笑容穿过空间的距离仍旧那么清晰。

   我能想象,普罗旺斯的景色多么动人。

   所有的一切都在提醒我,丁小蓝你要快些快些找回遗失的梦想。普罗旺斯已经等了太多年,普罗旺斯不要再等待!

(来源:http://msdac.com)

  • 凡本网注明"来源:的所有作品,版权均属于中,转载请必须注明中,http://msdac.com。违反者本网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。
  • 本网转载并注明自其它来源的作品,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,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。其他媒体、网站或个人从本网转载时,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作品来源,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。
  • 如涉及作品内容、版权等问题,请在作品发表之日起一周内与本网联系,否则视为放弃相关权利。






图说新闻

更多>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