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新闻首页>伤感文章

我只是你的哥哥

2018-06-17 10:54编辑:admin人气:


我只是你的哥哥
>

阅读提示:

“姐,在吗?菲菲又找我了,你说我该怎么办?”“菲菲?你大学那个女朋友?”“你们都误会了,她不是我女朋友,只是当初大家都以为她是……”10月20日,久未联系的大学学弟川(化名)向记者讲诉了他和菲菲(化名)之间的情感故事。

初识:我成为她的哥哥

大学时,川是一个性格开朗的帅小伙,待人真诚、热情,每次见他,都是“姐,姐”的叫得很亲切,因为同是重庆老乡,大家一起聚会、玩闹的时候较多。大二时,他身边有了个来自重庆渝北的学妹菲菲,菲菲常常拉着他的手,在大家面前笑得很甜,于是乎,所有认识川的人都以为菲菲就是他女朋友。“当初连我自己都以为她就是我的女朋友,但其实不是。”川发了个无奈和尴尬的QQ表情。

上大学前,我的堂哥常常教导我说:“弟弟,到了大学,你不光是去学习的,更是去参与社会实践的,为你毕业后的社会生活奠定基础。所以,大学里的社团活动你一定要参加。”在哥哥的影响下,进入大学后,我很快就适应了新的学习环境,报名参加各个社团活动,并顺利成为学生会干部。

学生会的工作繁杂,其中迎接新生是每个新学年里最重要的一项工作。大二开学,我每天一大早就和学生会的其他同学一起到火车站迎接新生,宿舍兄弟笑说:“川,‘近水楼台先得月’哦,你一定要借此机会找个漂亮的学妹当女朋友,顺带也给哥们介绍个美女吧。”那时候的我们,青春年少、无拘无束,常常在宿舍里谈论谁谁谁的女朋友很漂亮,某某某是班花,怎么怎么才能追到心仪的女孩……他们说的玩笑话,我只是一笑了之,依然带着自己真诚的心,迎接着一批又一批远道而来的新生。

到北方上大学,离家远,乡愁,总是有的。我以为每一个重庆来的新生都会和我一样感同身受,所以,在迎接新生时,我会仔细留意来自重庆的老乡,认真记录好他们所在的系、班级,一方面便于老乡聚会时相互联系,另一方面我希望他们在大学里遇到事情,能找我这个学长帮忙。“学长,你人这么好,我就叫你哥哥吧。”“你这么帅,有女朋友没?”“得空了,你就带我出去玩吧。”菲菲来自重庆渝北,我在火车站接到她时,活泼、可爱的她拉着我这个老乡学长的手叽叽喳喳说个不停,看得出,她对大学生活充满了期待。从那以后,她时常拉着我的手满校园跑,对新学校有太多的好奇,那股子新鲜劲儿,犹如三岁孩童。对于她拉我手这件事,我很不习惯,她的解释是:“我从小走哪儿都要抓着哥哥的手。你就像我哥哥一样亲切,习惯性地想要依赖你,拉拉手也没什么吧?”但同学们却自然而然地以为我是真“得月”了,顺利找到美丽、大方、纯真的学妹当女朋友。

相知:我是她的依赖

“姐,你知道的,她小鸟依人的样子,让我不自觉的就想要保护她、呵护她。”川说,那时的他,真心把菲菲当妹妹看,学着当好一个哥哥,但青春萌动的心,连他自己都分不清对菲菲是什么样的感情。

我是独子,没有弟弟妹妹,菲菲说把我当哥哥一样依赖,我就认真扮演好哥哥的角色。课余时间,我不再单一地忙于学生会的事儿,更多的时候是陪菲菲,请她吃羊肉泡馍、烤羊肉串,带她到通渭路吃洋芋片、炸年糕,还专门坐一个小时的公交车去西关登白塔山,喝酸梅汤……我们曾一起走过的路、尝过的小吃、逛过的街道,点点滴滴全都成为我们最美好的回忆。

大学里,随处可见成双入对的情侣,我和菲菲不是情侣,但我们总是形影不离,几乎所有认识我们的人都以为她是我的女朋友。我一次又一次解释我们之间的关系,但她放在我掌心的手,却怎么也解释不清,时间久了,连我自己都不清楚我们是兄妹,还是情侣,但我心里明白,我对菲菲的爱,一天胜一天。自习室里,我会不自觉的在作业本上写下她的名字;在宿舍里,我时常对着手机发呆,期待着她的短信或电话;和朋友聚会,我会首先给她打电话,问她是否要一起参加;看到班上女同学穿的漂亮衣服,我会想象这件衣服如果菲菲穿,会不会更好看;K歌时,我总喜欢听她常哼着的那些歌……我曾在心里问过自己很多次:“对菲菲究竟是喜欢,还是朋友的习惯和依赖?”

菲菲大二时,她熟悉了大学生活,不再像从前那样依赖我,她的生活变得多姿多彩,虽然还是会粘我,向我撒娇,但我们在一起的时候没以前多了,她的一些事儿,我也不能及时了解。“哥,我有男朋友了,可惜没你帅,下午三餐厅,他请你吃饭,不见不散。”突然有一天,她给我发短信,说她新交的男朋友请我吃饭。我看到短信时,以为她在开玩笑,因为我不愿相信她有了男朋友,也不愿相信她会找除了我之外的人当男朋友,我相信我们之间的感情,早已超出兄妹情,只不过谁都未先开口说爱,没有人会如我一样疼她、包容她。

可是,我错了,菲菲真的有男朋友了,而且是比我高一届的学长,菲菲大二,他大四。当菲菲挽着他的手,笑着跟我介绍说:“哥,这是我男朋友,他对我很好,你放心啦!”那顿饭,我食之无味,我的内心还在纠结着:是否我对菲菲的关心不够,以至于她何时认识了大她两届的男朋友都不知道;又是否菲菲只是想要试探我,等着我的表白。当天晚上,我单独约菲菲见面,我以为她会如从前一样一看到我就拉着我的手,叽叽喳喳说个不停,但她没有,她站在我的面前,垂着双手,低垂着头,像个犯错的孩子一样,她说:“哥,你别生气,我不是故意骗你,我也是前几天才和他确立情侣关系的,没及时告诉你,是我错,你会原谅我吧?”那一刻,我才彻底明白,菲菲一直都把我当哥哥,她对我的感情,与爱情无关,而她,也真的是有了男朋友,我是否错过了最好的表白机会?

彷徨:友情变爱情,出口在哪?

“我不想只是她的哥哥,她来找我,我不知道该怎么办,我害怕、彷徨。”川说,他的内心很复杂,他希望菲菲当他的女朋友,又害怕菲菲不答应,害怕伤害彼此。

菲菲谈恋爱了,她更多时候是陪着男朋友,但我还是她哥,有事儿没事儿我们发个信息、打个电话,常联系着,只是见面的时候更少了。像诸多男女朋友一样,他们也时常吵吵闹闹,今天吵,明天和好,分分合合好几次,每一次菲菲在男朋友那儿受委屈,都找我倾诉。菲菲说我总是能包容她的坏脾气,能容忍她的任性、胡闹,恋爱后,她的坏心情总能在我面前随意发泄,总之,我就像“垃圾桶”一样,收纳了她所有坏情绪。

“毕业就分手。”菲菲的男朋友还未毕业就提前回老家实习、工作,顺理成章地向菲菲提出了分手。分手后的菲菲,变得郁郁寡欢,不知出于什么理由,一向在我面前可以敞开心扉说话的她,在她感情受到伤害时,却刻意回避着我。对于菲菲分手这件事,本是我意料之中的,我从来就不相信能忘记菲菲生日、时常把她气哭的“男朋友”是真心对她,他们在一起时,我不能当恶人,对菲菲说实话。分手了,我更不能落井下石,在菲菲面前数落她男朋友的不是,我只是想在菲菲最伤心的时候能陪在她身边,给她安慰,哄她开心。

过了一段时间,估计菲菲已经忘记了曾伤害过她的那个“男朋友”,她又变得活泼开朗,重新拉起我的手,让我陪她在校园里散步、奔跑,陪她吃饭、逛街,一切又回到了原点,我们是同学、朋友眼中和好如初的情侣,是形影不离的兄妹,感情似乎比以往更好。

“菲菲,当我女朋友吧,没有人比我更适合做你的男朋友。”“当哥哥和当男朋友有什么区别?我一直都喜欢你呀!”吸取过去的经验教训,在菲菲心情好时,我向她表白,希望自己不只是哥哥,而是男朋友。可菲菲不答应,她说,我们之间只能是兄妹,从一开始就是,如果突然变成情侣,原本单纯的感情会变得复杂,会让她不能适应。来日方长,我想,只要我不离开她,不给她和其他人谈恋爱的机会,我就还是那个站在她身边,是她最亲密的朋友。可是我还是错了,菲菲的感情不是我能左右的,她喜欢别人也不是我能安排的。菲菲毕业后,她没有到上海找我,回到老家工作的她,在亲戚的介绍下,她重新交了男朋友,而我,还是她的哥哥。

上个月,菲菲再次分手,她说她累了,再也不想谈恋爱,想到上海找我,像从前一样依赖我。她或许如我一样,自始至终是喜欢我的,但她的喜欢或许和我不一样,我在她眼中,从来都只是哥哥。所以,我一面期待她的到来,又一面不想她来,我没有交一个女朋友,只是在等她。这一次,她来了,如果她还是不能答应我的追求,我的这份感情将何去何从?我迷茫了,不知道该怎么办。

记者手记

在感情里,每个女人都有一个梦,希望人生里,既有一个死心塌地爱自己的知心爱人,又有一个始终如一心疼自己的蓝颜知己。但高于朋友低于爱情的感情在现实中很难找到,不是没有这样一个人,而是友情、爱情,在亲密男女之间,不好界定,不易把握,如川,他对菲菲的感情,经过时间的沉淀,变成厚重的爱,他不希望只是“哥哥”。正因为如此,蓝颜知己或红颜知己就成为我们感情里值得分外珍惜的人,他或她,就像一杯陈酿老酒,甘醇、浓厚,在千丝万缕的感情里,没有杂质、没有伤害,清润心田。希望菲菲能清楚自己想要什么,这样才能走好以后的路,收获美好的爱情。

(来源:http://msdac.com)

  • 凡本网注明"来源:的所有作品,版权均属于中,转载请必须注明中,http://msdac.com。违反者本网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。
  • 本网转载并注明自其它来源的作品,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,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。其他媒体、网站或个人从本网转载时,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作品来源,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。
  • 如涉及作品内容、版权等问题,请在作品发表之日起一周内与本网联系,否则视为放弃相关权利。






图说新闻

更多>>